当前位置: 主页 > 新联合早报 > 内容

热门内容

联合早报:新的国际金融体系注定难产

时间:2017-10-01 10: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美国总统布什日前在马里戴维营会见到访的法国总统萨科齐和欧盟委员会巴罗佐时宣布,美国将于近期就国际金融危机问题主持召开一次国际峰会,他希望除八国集团国外,同时邀请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参加国际金融问题峰会。随着金融危机的蔓延,美国社会就业人员减少,失业率上升,股票下跌,油价、物价上涨,消费市场不景气,诸多问题给美国人生活带来严重影响。图为在纳斯达克纽约证券交易所前焦虑的美国人群。 中新社发 钱兴强 摄

  中新网10月31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30日发表庞中英撰写的文章指出,目前美国和世界之间针对金融危机的原因和结果尚未达成共识,所以,即将到来的峰会,不可能产生令人惊奇的新方案。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必需的,但不可能靠一个即将下台的布什、庞大复杂的欧盟、不够的“新兴大国”等来缔造。

  美国曾经帮助世界解决许多问题,同时也给世界带来许多问题。美国是当今世界问题的一个根源。历史上,在许多大危机的情势下,美国都向世界伸出援手,但这次却非常不同,美国反而需要世界的帮助。

  与美国有着巨大共同利益的国家,目前面对着“是否帮助”和“如何帮助”美国的问题。说来不可一世的美国居然也有“跪求”全球其它的时刻。

  即将在美国首都举行的金融危机全球峰会,实际上是美国要求全球帮助美国的会议。由此,美国的国际信誉之“软实力”、一直自封的、普遍令人的“全球领导地位”正在遭到沉重的打击。

  美国的危机是帝国性质的危机。不管是否承认美国是帝国,美国为中心的世界体系是存在的。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世界体系当作一个帝国体系。帝国危机下,帝国“本部”一般要求帝国的各个“组成部分”出来相救。这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帝国号召其海外殖民地为帝国的荣誉、利益和未来而战是一样的。但是,人们都知道,即使海外殖民地为英国而战,大英帝国还是不能避免。

  继英帝国解体后,苏联“帝国”体系也解体了。现在这场危机,是否导致美国的根本下降,以及美国为中心的世界体系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需要审慎评估和观察。

  当前,世界面对的深刻矛盾是:第一,外国财富以美元表示,同时以美元为代表的外国资金再“回流”美国,美国具有资本剩余国家购买其债务的一机制和手段。中国、日本、俄罗斯、中东国家以及部分南美国家目前具有这样的资本剩余,可以持续地向美国提供借贷。俄罗斯在格鲁吉亚战争前,就抛售掉不少美国国债,显示俄罗斯对这场金融危机早有一定预见。中国和日本则不得不维持对美国提供借贷的局面。在危机下,不少国家的美元资产缩水、蒸发太多,导致向美国提供的借贷减少。

  第二,当前的金融危机不是孤立的,而是与其它根本性的世界危机联系在一起。这些根本性的危机是贸易、生态危机、食品危机、安全危机、社会危机等,它们相互作用,导致世界陷入更深的危机之中。多哈谈判失败,美国和欧洲的主义抬头,在贸易上和中国。

  第三,更要命的是,美国与世界其它力量界新秩序问题上存在着根本分歧,差距难以缩小。亚欧会议发出的重建全球经济规则的呼声,美国注意到了,但并不在乎。美国深知,亚洲并不是一体的,即使是欧盟也难以以一个声音对美国说话。

  截至目前为止,美国对亚欧会议强烈要求国际金融体系、重建世界金融秩序的反应是令人失望的。10月25日,美国总统布什在每周例行讲话中说,峰会应该是再次承诺市场、企业以及贸易的论坛,而不是推倒旧秩序、建立新秩序的时刻。

  从伊拉克战争到金融危机,美国力量受到极大削弱,为其错误的决策付出惨重代价。不过,美国虽陷入危机,但世界上尚无取代美国的力量。美国本身难以成为问题的解决方案,世界其它力量又拿不出替代方案。即使拿出来,美国可能不接受。即将举行的“亚细安加中日韩”、“东亚峰会”和“APEC经济领导人峰会”,在实际方面不会比亚欧会议好多少。

  当前是一个需要全球解决方案,却难以产生全球方案的时刻。在这种情况下,危机注定继续发展。

  谈到不要指望11月15日的峰会。我的看法是,那将是一个可能产生一些临时措施的会议。新兴大国,如中国和印度,可利用这次会议进一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象征性地提高其国际影响。即将下台和刚上台的领导人有机会开展密集的双边外交,与国际金融组织协调。如果这样,这次特别的危机峰会就已经达到目的了,就不错了。

  目前美国和世界之间针对金融危机的原因和结果尚未达成共识,所以,即将到来的峰会,不可能产生令人惊奇的新方案。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必需的,但不可能靠一个即将下台的布什、庞大复杂的欧盟、不够的“新兴大国”等来缔造。

  亚洲国家中,许多都与美国联系密切,都希望美国尽快恢复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从日本到亚细安到中国,实际上都不想一下子建立“后美国”的新秩序。日本尤其担心美国体系的崩溃,使得它在亚洲本来就缺少真正朋友、伙伴的处境更难。10年前的金融危机,美国如日中天,日本胆敢提出亚洲金融合作方案,是因为中国经济规模当时尚小,日本牢牢占据亚洲经济的主导地位。

  然而,今天的日本不再具有亚洲的绝对主导地位。美国为中心的地区经济体系和国际货币体系若崩溃,亚洲不可能出现日本主导的金融体系。既然如此,对日本来说,还不如维持美国体系。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日本一直不是很坚定地推动东亚货币和金融合作的原因。

  与日本一样,中国实际上也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力量。昨天的“好时代”,中国从美国经济繁荣和美国体系中受益良多。今天的“坏时代”,中国固然难免损失,但还是希望看到美资、美元和美国力量为中心的体系稳定下来。一个崩溃的美国体系,并不符合中国的眼下利益。至于是否符合中国的长期利益,也是难说的。

  在这个情况下,中国将权衡再三,不得不帮助美国克服危机。而到头来,中国将因为帮助美国克服了历史性的危机,而加强了与美国和美国体系的关系。

  [国际瞭望]视频:布什晤奥巴马握手后涂消毒液[娱乐旮旯]宋祖德:谢贤女友怀了谢霆锋的孩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务面授权。

相关推荐